陽靖,出生於台南,自幼身體即有缺陷,雙手雙腳各只有兩根指頭。從小生長在基督教家庭,父親為原住民。1996年曾榮獲全國傑出青少年代表。主修聲樂。

Q:陽總經理您好,想要請教一下陽總,在您國小的時候特殊教育制度並不是很完善,老師也沒有受過相關的訓練,遇到這樣的情況,當時的學習背景是如何?
A:在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我跟人家有什麼不一樣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當我母親開始教我寫字,她教我用兩隻手指夾住筆的上下端,慢慢移動,我就這樣練習,逐漸學會寫字。而在學校生活方面,當時有美勞課、工藝課,遇到要做作業的時候,因為身體的關係,通常老師都跟我說不用做。當時我最困擾的是吹直笛,因為直笛上面有很多的孔,每次按都會少好幾個音,試圖要用手掌去遮住上面的孔,但是又顯得不是很雅觀。從小我家就是音樂世家,許多親戚他們都是學音樂的,每次看他們演奏樂器都覺得好優雅,心裡一直很羨幕他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運動方面,從小我就很怕水,所以我不會游泳,但是我喜歡打棒球、打籃球,我可以拿球棒或是運球都沒問題。我爸爸他是原住民,短跑方面他跑得非常快,我則是剛好相反,短跑我不行,但是我長跑比其他人更厲害,可能是因為我從小就有不服輸的精神,比人家更有毅力去完成一件事情吧。說到跑步,我想到我國中的時候有一次參加運動會三千公尺長跑比賽,那一陣子其實患有氣管方面的疾病,在比賽的時候越跑越慢,後來發現自己已經跑最後一個,想說乾脆就偷偷跑出場外算了,那時候訓導主任剛好就在旁邊,看到我偷跑就說了一句:「年輕人,這樣不可以喔。」當時我在學校最尊敬的有兩個人,一個是校長、另一個就是訓導主任,不是因為畏懼他,而是基於對他的尊敬,我開始慢慢跑完最後的賽程,當時印象很深刻,因為操場上剩下我一個,我感覺全校的目光都在我身上,全部的人都在為我加油,我變得比第一名還要光榮。比賽以後沒人記得第一名是誰,但是應該全校的人都認識我了吧。

Q:從小學習的過程中遇過什麼挫折?如何解決?

A:在我學習的過程中,應該沒遇過什麼挫折,如果真的遇到挫折,我一定想辦法去解決。記得我小時還自己做過一個顯微鏡。先去竹林割一節竹子,在竹子旁邊裝上木材去支撐,前面裝上一片鏡子讓太陽可以反射上來,接著再去玻璃行買兩片玻璃當作載玻片,然後去撿小燈泡上面的凸透鏡鏡面,在厚紙板上面挖兩個洞嵌進去,接著再去附近的魚池沾幾滴池水在我的顯微鏡下觀察,還真的可以看到草履蟲咧。

  為了要讓人家更多注意到我,我從小就喜歡去參加各種比賽,包括攝影比賽、書法比賽、作文比賽,什麼有的比賽我都去參加,而且都一定要拿第一,這跟我的家庭教育有關,因為我阿公他只准我們拿第一名,不准拿第二名,而且第一名也就算了,如果是考試拿98分,他還會問你2分跑哪裡去了!更恐怖的是,吃飯前他還會說,「來!吃飯前問一個問題,228事件怎麼發生的?」就是因為這樣嚴格的教育,所以也造就出我現在很多兄弟姊妹都蠻有成就的,像我有一個表哥就是哈佛大學雙博士,現在在讀耶魯大學;其他幾乎都是研究所畢業,不然就是公務人員。

 

Q:曾經遇過什麼困難,讓您幾乎想要放棄的嗎?

A:應該是沒有。通常老師上課教到哪裡,我都已經先預習過一遍了,或者平常就去圖書館看書,反正國小時間很多,大家下午去傳球跑壘,我就去圖書館閱讀,我很喜歡閱讀。
 

Q:平常是怎麼跟同學相處的?

A:嗯因為以前都拿第一名,所以同學都不喜歡跟我相處,好像會覺得我太臭屁了吧;第二就是覺得我這個人怪怪的,誰喜歡跟怪人做朋友。我比較少很好的朋友,當然也有啦,但也就一、兩個這樣。甚至我小時後還會跟人家打架,但不是我去找別人麻煩,是別人來找我麻煩,小時後我身高還蠻高的,都坐最後一排,有同學就喜歡從後面打我頭,或者是班長喊起立的時候,趁機把我褲子脫下來之類的,心裡當然很怨恨啦,所以就大打出手了,打到有同學進醫院,母親還被請來學校,看到母親失望的眼神心裡當然很過意不去,後來想過以後,決定不再打架了,從此開始慢慢轉變自己的處世態度。
 

Q:請問陽總,我們知道你高中的時候是念第三類組,但之後學得是音樂,這其中有什麼轉變的因素在嗎?

A:我高中讀第三類組其實是因為家裡的因素,大人說「第一醫生、第二賣冰」,家裡是低收入戶,他們希望孩子將來當醫生賺大錢。高三那年我開始意識到我自己將來要的是什麼,對現有的現況開始會作一種覺醒、一種省思,「為什麼我一定要這麼做?」我想要去發現更多的東西,像是學美術、學音樂,這類發自心靈深處的東西。我開始接觸美術的東西,過程中很辛苦,以石膏素描為例,需要用掉龐大的精神力,無奈當你發現畫石膏像怎麼畫一畫就變兩個的時候,情緒就會受到影響,而沒有辦法認真去創作。那就學音樂來講,像是小提琴、鋼琴需要從小就去培養的,更何況我手的關係每次都少彈好幾個音,總覺得說沒有辦法去克服這個部分,但我真的很喜歡音樂。小時後因為是基督徒的關係,每次在教堂聽到詩歌都大受感動,我喜歡沉浸在音樂這種感覺之中。後來我發現一樣東西──聲樂,我感謝上帝,每個人還是公平的,因為不管是男生或女生,每個人都會變聲過一次,我覺得這是我的機會,要是我用我當時跑步的精神去實踐,我一定可以唱得比人家更好。

  畢竟我對音樂還是很生疏,心想要怎麼面對這門科目。後來我跑去問我教授一句話:「老師,要怎麼把歌唱好?」教授用四個字回答我:「賺人熱淚」。這四個字影響我很深,直到出了社會開始做生意以後仍然受用無窮。自從有了第一次的歌唱經驗之後,我發現我真的有抓到那種感覺,看到那些聽自己唱歌的聽眾眼淚直流,心中湧出莫名的成就感跟自信,讓我發現原來我有的價值,每當遇到歌唱比賽前壓力很大的時候,我都會閉上眼睛,想像等我唱完歌以後會有一群人起立鼓掌,那種感覺讓我渾身充滿力氣。音樂真的很美妙,它可與人即時的互動,跟美術比較不一樣,音樂是需要時間去醞釀的。
 

Q:在學習音樂上曾遭遇什麼樣的困難?

A:音樂上面最大的困難是「音感」的問題。因為我不是從小學音樂,我沒有人家說的絕對音感,像我表妹就很厲害,他國小二年級的時候聽到卡通影片播放的主題曲,聽一聽就可以一邊從鋼琴彈出來,而且還一邊唱日文。我音感真的很差,而且唱歌還會走音,還好我的老師對我很好,那時候同學都在笑我唱得差,只有老師說:「有誰在哭泣的時候,還會注意你的音準不準?」真的是很棒的老師,但我的老師越喜歡我,我的同學就越討厭我,喔對,那時候覺得音樂系的女生都很有氣質啦,而且他們唱歌真的唱得很好,可是沒想到老師卻責備他們說:「又不是模仿大賽,唱歌一點感情都沒有。」老師一氣之下索性把琴譜丟在鋼琴上走人,不教了!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在訓練音感,按下鋼琴的Do一直聽,聽到熟悉這個音為止再聽下一個音,通常這樣按一個小時就睡著了,可是沒辦法,雖然無聊但是還是要一直做。後來我開始認識相對音感,試著由一個音去推敲另一個音,但是你要我聽到一個音就可以直接認出來我真的沒辦法,這是我學音樂過程中的困難。當然這也是可以截長補短的,尤其當每次比賽每個人唱的感覺都一樣,我在歌曲之中做一些層次上的變化,試著去抓住那種感覺,讓評審在一片了無新意的演唱中眼睛為之一亮,自然而然就有好成績,這是我覺得很開心的一件事情。
 

Q:陽總你在音樂方面得過這麼多獎,可是到後來卻沒有從事音樂相關的行業,這讓我們很好奇,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?

A:其實我有想過要以此為終身職業,在每一次的比賽,每一次的演出,我都是全力以赴,每次下台之後都有一種虛脫的感覺,那種感覺很累。人家常說「台上十分鐘,台下十年功」,在我們音樂裡面真的可以發現到這點,感冒的時候還可以彈鋼琴,你知道在聲樂裡面,我們感冒到沒辦法唱歌,但又不能跟老師說我今天感冒不唱,你沒有任何理由告訴任何人今天怎麼了,在演唱的時候也不能跟觀眾說:「很抱歉,我今天狀況不好,我不唱了」,如果有那麼一次,那你再也無法翻身了,柯瑞林就是這樣啊,有一次他狀況不好,多明哥就去代唱一次,結果就再也下不去了。在聲樂裡面就是這麼殘忍,你每次上去就是要一百分,沒有九十九分,這與我當初學音樂的初衷已經背道而馳了,有一個老師曾告訴我說:「玫瑰花雖然漂亮,但你若緊握不放,你會滿手鮮血,玫瑰花也將被你掐死。試著把它放在旁邊,遠遠的去欣賞它,不是更好嗎?」,我心想,是啊,為什麼我這麼喜歡音樂,卻沒有辦法好好的去欣賞它,沒有辦法坐在台下安安靜靜的聽別人唱歌?其實在學生時代我就已經開始做生意了,那時候成就攀到了巔峰,卻也跌到了谷底,最成功的時候全台有六家公司,後來在生意上被騙,倒賠了六百多萬而破產,這些事件都在同一年發生,導致情緒非常的不穩定,當然我還是努力的走過來。

  你說現在這時候有沒有去學音樂,這個問題很多人問過,你說這麼久沒唱歌,現在還知不知道怎麼唱?好比說你現在會開車,過了幾年後,你還是一樣會開車,那種感覺一但被抓到,之後還是會存在的。不管是我的加盟商也好,直營商也好,每一間辦公室我都會要求他們放音樂,因為我覺得音樂很重要,我在聽音樂的過程中,我還是在學習,你說我什麼時候會唱歌呢,我洗澡的時候會唱歌。人家說你現在怎麼都沒有唱歌,有啊,你們現在就在聽我唱歌啊,我到現在還是很喜歡唱歌,只是用不同方式去表現自己罷了。


 

Q:能不能跟我們談談您對自身的感受,或是家人對你的觀點?

A:什麼原因造成我身體殘障,我也只是聽說啦,聽醫生說那時候有一種來自日本的感冒藥,造成我現在這樣子,可是那對我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,至於我家人和我兄弟姊妹都對我非常的好,有什麼不公平的地方嗎?我覺得不公平的地方是我不能彈鋼琴,可是神為我開另外一條路,就是我能夠唱歌!有一天我跟神禱告說,我想要有一個很美妙的聲音能夠獻給祂、讚美祂,忽然我就會唱歌了。

  我爸爸是原住民,他是一個老實的人,你問他一句話他不見得會回答你,而我媽媽是一個頭腦很清楚、個性開朗的人,我具有來自我媽媽的優點,也有來自我爸爸的優點,當然缺點也是。我媽下棋從來沒有輸過,小時後我覺得很奇怪,然後有一天我跑去跟我媽說:「媽,我知道為什麼你下棋不會輸了!」「你說說看。」我媽說。「你是不是把所有人的棋步都記住了?」「對,我全都記住了。」我媽回答。我才知道所有事情都是學習而來的,我到後來都是從事銷售的工作,很多人都覺得銷售是困難的,我發現銷售跟聲樂差不多,都是要「賺人熱淚」,你的商品越能夠感動人,人家自然就會買你的商品,當然過程中我們只能敘述事實,我們要很誠懇的告訴對方,我是用心來服務你,我需要你們的回饋。我都會把客戶遇到的問題、疑慮記下來,等到下次遇到一樣的問題,就可以用更快的方式去解決,所以我媽媽對我很大的影響就是他的智慧。聖經有一句話說「敬畏上帝,乃是智慧的開端」,小時後看到這句話好開心,決定把聖經看了五十遍,因為智慧就在這裡面,不看不行啊!既然神都這樣說了,就趕快多讀一點。其實我很單純,人家怎麼說,我就怎麼做,小時後求學也是,老師怎麼說,我都照做;教會怎麼教導,我不會說我不相信,我覺得有神的存在,他正看著我,好像只要我做壞事,就會遭到神的譴責那種感覺,這讓我的想法慢慢變得比較正向,否則我小時後的想法常常是負面的,以後可能就變成大壞蛋,「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」。所以信仰真的給我一個很大的影響。
 

Q:陽總從小生活在基督徒的家庭,基督信仰或是神的存在有沒有給你一些特別的經歷或影響?

A:其實我小時後在想,為什麼爸爸媽媽今天信這個信仰,我一定要信這個信仰;為什麼父母親要我考醫生,我一定就要去考醫生,我都會思考這些問題,我看過一本書上面說「信仰必須是經過懷疑之後才會有的」,聖經在最前面有一個人物叫亞伯拉罕,他被稱之為「信心之父」,神曾對他說:「你要把你的兒子獻給我」,我當時心裡想說,如果我是亞伯拉罕,我是否會聽從神的旨意?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,我發現到說,信仰在我的生活中都一直存在,我為什麼很容易去相信一個人?當一個長輩或一個長者告訴你這麼做的時候,一定有他的理由,有些人會覺得,你要我這樣做,我偏不這樣做,為反對而反對,但往往最後受到傷害的是自己,最聰明的人是看到別人過去失敗的經驗而不重蹈覆轍,如果有人告訴你不要這樣,我覺得很高興,因為我可以不用再經歷錯誤的經驗,這也是我媽媽給我的觀念──把所有的棋步記住,聖經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操作手冊,把它背一背,我就自然知道怎樣操作我的人生了。當然如果要講信仰可能要講兩三個小時,總之它給我很大很大的幫助,讓我更有自信,竟然我發現到自己還可以去幫助別人,因為很多殘障朋友會認為社會應該要給他們什麼、別人要給他們什麼,「為什麼社會給我的福利這麼少!」「公司為什麼不用我?」他們都想說自己是弱勢團體,可是我從來沒想過說自己是弱勢團體啊,會把自己當做弱勢團體代表說你沒有去幫助別人,當你可以去幫助別人的時候,你就是一個強者。神給我們這個大腦,我們終其一生都還用不到3%,還有97%都是完整的,用3%去跟那97%說:「我不會!」這是很不合乎邏輯的,很多時候我們說「我不會」,其實是自己不想這樣做、不肯這樣做。

  所以說信仰真的給我很深的影響,我很感謝我父母親帶給我一個這樣的信仰,一個謙卑的人、虔誠的人,會讓信仰傳承下去。當然一開始我會說為什麼父母把我生成一個「怪胎」,可是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發現我「與眾不同」,小時後很多同學就跟我講說:「為什麼你跟別人不一樣?」對啊,我就是不一樣,我就是獨一無二的,當然我們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,當我們這樣想,自然就會有自信,也能看到自己在這世界上的價值。我每天都活得很有意義,知道自己為很多人活著,這種感覺很好。
 

Q:陽總是一個才華洋溢的人,能不能談一下感情生活方面,或是對自己未來婚姻生活有什麼想法?

A: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常常問我,我很多經理都說要幫我做媒人。感情世界是這樣,我二十幾歲的時候也希望能認識一個女孩子,最好是學音樂、長髮飄逸、富有氣質,可是後來成立了公司、當了總經理,幾乎沒有機會認識女孩子,所以我現在感情世界是空白的,如果說對未來的希望,那我希望對方是音樂系、是基督徒,當然也要漂亮啊,哈哈。


 

Q:我們知道政府制定了許多照顧殘障人士的福利措施,像是規劃專用停車位、搭乘大眾運輸免費、規劃無障礙空間等等,想請教陽總您覺得有哪些值得稱讚和需要改進的地方?

A:好像很多殘障朋友都覺得政府為他們做的不夠多,但我自己覺得政府已經為我做很多了,我記得我學生時代那時候坐飛機還半票優待;年輕時我買了一部克萊斯勒3300cc的車子,稅金一年可以省掉四萬八,到現在開了10多年,算算也省了超過五、六十萬;還有包括停車費、遊樂場那些,有些是半票,有些是完全免費,若是攜伴參加,另外一個也有優惠。我常常跟女孩子開玩笑說:「你要不要跟我交往看看,跟我一起去看電影都半票喔!」。

  十幾年前台灣的政策都統一的,但是現在像台北啦、台南啦、高雄,政策都不太一樣,有時候我開車到外縣市去停車,非當地戶籍就沒有殘障人士福利。你說有沒有什麼需要改進的事項,我覺得幾乎是沒有,如果真的要改善的話,就是要從教育方面改善吧,從教育方面讓殘障人士心態上能夠去改變,我有時候去這些殘障團體中演講,有些人聽一聽都會吐我槽說:「你身體比我好,至少你還能走路」,我說:「但你的手可以打電腦」,或是有人說:「你家裡有錢啊,你不用擔心經濟的問題」,我說:「我家裡以前也是低收入戶啊,我也是靠我自己改善經濟的」。有些人想法很負面、很悲觀,反正政府給他們什麼,他們就抱怨更多,所以我覺得要從教育方面做起,硬體方面都做得很好,唯獨軟體的部分要加強。
 

Q:能不能請陽總分享您自己的理財觀念?

A:我自己有一套理財觀念,我可以跟大家分享這個東西。其實學習也是一種複利增長,比方說我今天多讀你一個小時音樂方面的書,我一年就可以多你三百六十個小時,你說這樣專不專業?三年後假如我成為專家了,我去讀另外一門科目,你知道我們人生有多少個三年?三十年後,等於讀了十個博士,這就是時間上的複利,有人在無形之中就浪費掉了,我對時間這個東西很在意,我覺得一個小時就是一個小時,十分鐘就是十分鐘,我今天比你多十分鐘,我就是贏你十分鐘。尤其現在很多人喜歡浪費時間在MSN上,一耗就是半小時、一小時,甚至更久,積年累月下來浪費的時間都可以讀一個學位了。在金錢上的複利也是這樣,我的事業體有七個,我讓它們自己去成長。我在二十歲那年賺了蠻多錢,有一個保險經紀人告訴我說,我可以買一個基金,然後也有保險,我說多少錢,他說:八萬,後來我買了,但是隔年我遭遇破產,負債六百多萬,我心裡想說就算八萬塊拿回來也於事無補,乾脆就放著,十幾年後我問我保險公司朋友說:「我現在基金累積多少了?」他說:「八十萬」,你們可能覺得沒有什麼,可是再過十年呢?我四十幾歲的時候,你知道多少錢嗎?八百萬,五十幾歲的時候,就有八千萬。所以為什麼我自己是無給制,因為只要這個公司可以自己成長,可以給我一點點的生活費,或是我從其他地方自己賺一點,時間到了,自然錢就來了,就像學習一樣,時間到了,我們複利自然就成功。所以我很喜歡跟人家分享這東西,強者恆強,弱者恆弱就是這個道理。
 

Q:請問您有沒有在日常生活中某些地方或場合感到特別不方便的?有沒有考慮經由醫學、醫生、或者朋友的幫忙去改善?

A:仔細思考好像沒有那個必要,因為我身體機能不是因為本來正常,經過事故以後變得不正常,我是先天身體上的殘缺,既然這樣,多出來我反而會覺得不正常吧。不方便的地方就是不能搬東西,通常遇到要搬東西就找別人幫忙吧,但是我中打一分鐘可以打60個字,常常在MSN上一群人在聊,我都跟他們說:「你知道我只有兩隻手指頭嗎?」久站的話因為只有兩隻腳指頭支撐,是比較辛苦一點,所以我平常都穿拖鞋,以前比較沒有地位的時候穿拖鞋出現人家會罵你,現在比較有地位以後,人家會說你穿拖鞋很好看,就像林志玲以前還沒有紅的時候,不會有人注意他,現在林志玲挖個鼻孔人家也會說漂亮。
 

Q:想請問陽總在業界是如何維持自己的好人脈?

A:以前我不曉得怎麼跟人家相處,之後我發現到說,你要跟一個人互動,心裡要問:「我能夠為你做些什麼?」這是一個很好維持人際關係的方式,不要想說:「我能夠從你身上得到什麼?」實行的方式是無條件付出,我知道這很難,如果你能做到這樣的話,心裡會更愉快。我有一個妹妹叫做"佳貝",人家都叫他"阿嘎蓓",聖經上"阿嘎倍"的意思就是"無條件的愛",它代表的是什麼意思?我們從父愛、母愛身上就可以看出來,付出所有愛跟關懷,再累再苦都不求回報,所以從父母身上可以感受到什麼叫做無條件的愛。我當然說盡可能全然的去幫助值得幫助的人,但有些人是不值得幫的我們就不用幫,如果這個人是值得幫的,我心裡就會想說:「我能夠為你做些什麼?」自然而然人際關係就會很好,當有事情的時後人家第一個就會想到你,為什麼?因為你是可以幫助他的人,這時候我們就不再是「弱勢團體」了,只有強者、靠山,人家才會說:「楊總經理,我需要你的幫忙。」當然,不要跟我借錢啦!呵呵。
 

Q:能不能跟我們談一談您對生活的體認或生活該有的態度?

A:我覺得工作是一輩子的事情,一定要樂在工作,否則真的沒有辦法做下去,我工作時間非常的長,一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,我早上7點就來到公司,然後一直做到晚上12點,12點後還要到工廠去看一下有什麼問題,半夜23點離開工廠,回到家裡睡覺,隔天又是7點起床開始工作,日復一日都沒有休息過。我就是因為這樣,才能在這個領域最頂尖,因為客戶都是喜歡俗擱大碗的東西,所以我常常會問客戶說:「我還能夠為你做些什麼?」這個很重要,我們讓客戶得到滿足的時候,他們自然就願意花錢買我們的產品,所以我很感謝我的老師教我這個道理。其實我在生命當中遇到很多的貴人,很多人問我說:「為什麼你那麼幸運,為什麼你總是能遇到貴人。」其實每個人生命當中都有很多的貴人,只是有時候你沒有去注意到、你忽略了,我很認真的去跟人相處、交往,去聽他說的每一句話,去聽他每一句話在說什麼,尤其自己是學音樂的,我對聲音一直很敏銳。
 

Q:我們知道陽總前年成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專門生產養生保健系列的健康食品,可以跟我們談一下其中的立意或想法嗎?

A:我在氣管方面也有一些問題,就是患有氣喘,有一次發作的時候很嚴重,各為能夠想像憋氣超過一分鐘的感覺嗎,那時候我腦海當中只有一個想法:我要活下去!當時眼睛睜得很大很大,口水、排泄物都快噴出來了,真的是很痛苦,腦子裡面昏天黑地,那時候我就驚覺,原來我們生命當中最平常的東西,就是最珍貴的──空氣,我們要感謝上帝,我們今天還可以呼吸,真的我們每天都要感謝週遭的人、事、物,今天可以活著,就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,我每天早上起床都會很高興說:「好棒,我還活著,我今天會有快樂的一天!」

  我曾經吃含有類固醇治氣喘的藥,吃到肝發炎,肝指數正常是45,我發炎到指數199,為了要治氣喘又要吃類固醇,但是一停藥氣喘又來了,造成惡性循環。後來我自己開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因為我發現到很多東西是可以預防的,我們之所以變成現在這樣子通常都都有原因,身體不好,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,我們自己沒有把它照顧好,就如同在學習一樣,我要讓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更好,我就是這樣調養自己的身體,現在肝指數一切都正常了。


 

Q:歷經這麼多的波折,陽總生命中一定有想要感謝的人,可以跟我們談一談嗎?

A:國中的時候有一個對我非常重要的老師,呂老師。學校那時候辦了一個歌唱比賽的活動,而我們學校當時出了一個名人,叫蔡幸娟,我們校長希望能再栽培出一個像蔡幸娟那麼成功的藝人出來,所以才會有那次的歌唱比賽,我有一個學長當時找我,兩個人一起去參加這個比賽,我說:「那我能扮演什麼角色?」他說:「陪我上台就好啦,這樣我比較不會怕。」直到比賽前幾天,學校忽然說不能兩個人同時上台,後來我們兩個就被拆開啦,當時有一百多個人參賽,包括預賽一共要比五次,我學長第一次唱就被刷下來了,我反而從那次開始唱歌,每次走出校門,呂老師都會拍拍我的肩膀說:「陽同學,你今天唱得不錯。」我當然很高興,於是越唱越好,每次下台的時候,都受到很多女同學的歡迎,好多次走過別班教室,裡面的同學都會唱我當時比賽唱的歌,感覺很過癮。自信心就是從那個時候建立,我從此決定當個有用的人,而且我發現唱歌能夠很快的跟人群做互動。

  還有一個對我影響很大的人是我的妹妹,就是我剛剛說的"佳貝",她給我很大的影響力,她在我生命中產生一個很大的轉變,雖然年紀輕輕就離開人世,但在這短短的二十年當中,她不斷的去燃燒自己、照亮別人,我現在就是繼承她的職志,是她讓我覺得,我應該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。助人的感覺,我覺得比上天堂更好,幫助人的時候,你會覺得你的存在不是徒然的,你會看見自己生命的價值。所以如果要勸勉一句話,我會說:「不僅是殘障的朋友,一般的常人也需要被激勵、被鼓勵,因為每一個人都是最獨特的自我。」

  年輕時我想學畫畫,那時候剛好遇到一個台南家專(編按:現為台南女子技術學院)的老師,他知道我家境不好,於是很大方的借了我五千塊買畫具、買器材,他說他過一陣子就要搬到美國猶他州去,我問他:「等我有一天成功了以後,我要去哪裡找到你,把這五千塊還給你?」他說:「傳給下一個需要幫助的人。」直到如今,我一直把這句話放在心裡面。這當中我也常常去醫院的安寧病房演唱,唱歌給那些病痛中需要安慰的人,當時遇到一個患有肺癌的油漆工的太太,當她聽到我的歌聲後很感動,她主動問我說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,我說我可能需要一點錢去應付一些開銷,後來她也給了我差不多五千塊,我問:「等我有一天我站起來了,我要怎麼把這筆錢還給你?」沒想到她的回答也是:「把它傳給下一個需要的人。」我終於知道這個社會中還是有善良的一面,藉這個機會,我現在把這五千塊交給各位,希望能帶給你們一點收獲,重新審視生命的價值。

 
 
 

泛海企業集團  /  台灣牛角電影公司  /  泛海廣告  /  Free Copy 飛力卡比免費影印  /  回首頁
本網站之所有圖文資料
均屬泛海企業集團所有
若非經本公司事前同意,均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
版權所有•翻拷必究